可爱多不多

懒到月更。
不想码字只想买买买。
all叶主周叶不逆不拆。

[周叶]冰山总裁的落跑新娘(1)

伪穿书,没有性转没有女体,虽然名字起得一言难尽但其实就是两个大老爷们儿谈恋爱的甜蜜故事,通篇私设。

这篇文的诞生纯粹就是为了满足我想写穿越玛丽苏的心x坑品很差人很懒更新不定时掉落。



01.

 

       叶修下楼的时候看到苏沐橙正盘着腿窝在沙发里抱着一大袋瓜子啃得起劲,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眨都不眨一下,放在脚边的小垃圾桶里堆了厚厚一层瓜子皮,显然她进入这样的状态已经很久了。

       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先是习惯性的从旁边抽了个抱枕走过去垫在苏沐橙后颈背靠近沙发的位置,好让她的姿势可以更舒服一些,然后例行叮嘱了一下诸如别靠太近眼睛累了就休息一会看得差不多就过来吃饭这样的话之后回到了餐桌旁。

       兴欣的早饭从来算不上丰盛,往往一笼包子一碗热粥就够几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吃得津津有味了,今天的早餐是油条和豆浆,油条整齐地摆在漂亮的餐盘里,豆浆放在一旁蒸腾起热气,一看就是细心的姑娘们早起的杰作。

       可惜叶修来晚了一步已经无缘这种颇有小资情调的餐点,罗辑莫凡安文逸以及乔一帆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安抚好了自己的胃,各自端着餐具送去厨房而后回训练室做日常训练去了。桌子上只留下了一根有些瘪看上去卖相就不是很好的油条,魏琛吃饱喝足正歪在一旁的椅子上发出满足的喟叹。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向来随遇而安的性格倒也不在意这些,一边欣慰着兴欣小辈们的刻苦一边落了座,叼着那根漏了气一般的油条向苏沐橙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递给了魏琛一个询问的眼神。

       魏琛接受到他的讯号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抬手在眼眶下面比划了两下:“你看那黑眼圈没有一个通宵出的来吗,据说是跟楚云秀约好了看完一起交流观后感,现在正在抓紧时间补剧情呢。”

       ……又来。

       女生之间的约定总是能让他们感到理解障碍,他们理解不了为什么女生可以为了追一部浪费时间的偶像剧而不休不眠,明知没有逻辑却还是拒绝思考,就如同理解不了是什么支撑着女生穿着并不舒适的高跟鞋在商场拼杀一整天一样。

       女生?简直是女王。

       虽说理解不能但叶修从来不会质疑或者说反对苏沐橙的一切选择与决定,就好像苏沐橙一直站在他背后支持着他所有的脚步和方向一样。这是他们长久以来的相处模式,对彼此来说都舒适且心安。

       三两下囫囵地解决掉油条,他抽出张餐纸抹着嘴巴坐到了苏沐橙身旁。

       “新电视剧吗?”

       苏沐橙伸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腿,调整了姿势卸下劲来将大半的力道都倚在了叶修身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叶修左肩一沉,“也不算新吧,小戴最近正在看,秀秀让我一起陪她二刷,应该是前两年出的了,我一直没看过。”她皱了皱鼻子盯着电视半分都不错眼,“毕竟题材类型不是我喜欢的,不过看了这两天感觉还不错。”

       楚云秀喜欢看电视剧在联盟里都是出了名的,玩着男性角色的账号以瘦弱的肩膀撑起烟雨的她私底下找到了释放自己满满的少女心的方式,也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反差萌了。其实苏沐橙以前没有这么沉迷的,也不知是因为与楚云秀关系越来越好才变得越来越喜欢追剧还是因为越来越喜欢追剧才与楚云秀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总之这样的展开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也很少去猜她们女孩子的心思,可能她们通常并不讲究什么因为所以,就只是单纯的喜欢和彼此吸引。

       叶修看着屏幕里面红着眼睛在寒风中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主角,难得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似乎也没有想过等他的回应,苏沐橙自顾自地讲起了剧情。

 

       这部剧讲述了一个有些俗套的爱情故事,女主的身世令人唏嘘,家境贫穷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外债,父母为了躲债抛下女主和她尚且年幼的弟弟逃窜天涯。那时的女主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一边要对债主低声下气地拖延着还款日期,一边还要尽全力供弟弟继续上学,日子过得着实算不上好,白天在打工的时候遭受排挤不说,晚上回到家之后还要面对弟弟的冷眼。

       按照同类言情的套路来讲,在赘述完女主凄凄惨惨戚戚的身世背景之后就要迎来男主登场这样的转折点了,这部剧也不例外。女主所在的公司挂在男主的名下,不过因为不属于大投资且业绩效益都平平,总公司的股东们对这只被放养在遥远郊区的鸡每年能下几个蛋一点兴趣也没有,只要不亏损该放手就放手。

       男主是在一年一度例行访问检查的时候见到女主的,那时候整个小公司都因为总裁亲自莅临指导而闹得人心浮躁,只有女主缩在最角落的墙角蹲下身子将膝头当做桌子用来整理自己的月报。

       大概就是那种被鹤群环绕矮了不止一头的黄鸡,突然入了身居高位的鹰隼的眼。

       这就是男女主的初遇,也算是很符合老掉牙的总裁文的风格了。

       男主的出现给女主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用尽各种手段追求女主却屡遭拒绝,于是在求而不得的折磨下完成了由忠犬进化为狼的转变。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男主黑化了。

       后面的故事叶修没有再听苏沐橙讲下去,在他想来无非就是些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的剧情,而此刻电视上播放着的应该就是性格刚烈的女主面对来自男主逼婚的胁迫不屈不挠努力抗争的情景了。

       苏沐橙讲到兴头上被打断了倒也不介意,听完叶修一番看似合情合理的推断之后露出了一个写满了你还太年轻的意味深长的笑容,她摆摆手示意叶修低下头来神秘地凑近他耳边。

       “其实这个女主……”

 

       这个女主怎么了?

       叶修披上外套出了门,踢着小石子走在路上的时候都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方才苏沐橙的话没来得及说完,魏琛就好像掐着点故意的一样冲过来塞给他一团被握得皱巴巴的纸币,理直气壮地以自己正在努力的带领帮众们厮杀在网游里抢boss的第一线为兴欣的发展做出贡献为借口支使他出去买烟。

       ——哎呦你瞧我这没有尼古丁就干啥都没劲。

       闻言叶修斜着眼角仰头看他:“老板娘那么大方你去前台登记一下拿走两包没事的。”

       魏琛梗着脖子辩解说他习惯抽的牌子网吧没有卖的,叶修沉吟片刻倒也接受了这个解释,毕竟对于他们这种老烟枪来说确实是存在抽烟习惯这么一说,烟和酒一样存在好坏优劣之分,然而但凡能拿到市场上售卖的商品一定是有自己的受众面的。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也是一样的。

       不过让叶修决定披上外套出门去的主要因素还是苏沐橙。他注意到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摆着的豆浆油条已经凉透了,再结合上之前魏琛说过她应该是撑着眼皮守着电视看了一整个通宵。

       看到叶修已经披上了外套,魏琛急急忙忙地赶回训练室抓紧时间准备去四处搜刮稀有材料,人都走远了还能听到他还暗骂叶修没人性居然用没有成果就没有烟来要挟他的声音。

       叶修穿好衣服后回过身来拍了拍苏沐橙的头,问她想要吃什么。

       苏沐橙暂停了电视趴在沙发靠背上掰着手指头数出了四五样,就连延当前道路直行二百米第一个十字路口左拐再右拐进小巷子右手边第三家店卖的流沙奶黄包都被特别提到了。

       他先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两包烟,然后埋头折进小路准备去给苏沐橙买奶黄包。

       不可否认刚才苏沐橙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确实让他感到些许好奇,导致他走路的时候思绪都没能从这个问题中跳出来。

       是女主最后得病不治身亡还是与男主终成兄妹?或许还要面临来自男主父母的类似于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这样的会面?被未来公婆狠狠地刺激到了敏感的心灵才让女主情绪崩溃哭得梨花带雨。

       好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虽然叶修从来不看这种在他看来简直是浪费时间的无聊肥皂剧,不过有苏沐橙在身边这么多年也算是耳濡目染,对言情的传统套路摸了个门儿清。

       估计后面应该还会有比较强烈的矛盾冲突,然后不断循环着和解争吵和解争吵的情节,每一次关系的激化都为后面埋下了伏笔,好酝酿一场高|潮。肯定不会轻易地就让男女主走进婚姻的殿堂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别的不说就光女主哭的这一场都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用幸福结局拉得回来的。

       他拐了几个弯估摸着应该到了,停下了脚步。

       巷子依旧狭窄,墙面粉刷的惨白,一些杂乱的涂鸦和脚印无规律地横在上面,将空无一人的旧巷衬得有些诡异。

       最为诡异的是,前面没有路了。



评论(16)

热度(83)